轉載自網路訊息,很可惜不知道原作者是誰,而且似乎還有下文
但是好文章還是很值得分享,希望知道作者及下文者,能提供訊息
我會立即補正上去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有一天,當我回家的時候,我太太告訴我一個小故事: 
你知道嗎?為什麼我們家種的豆芽菜細細乾乾的,而專家種的豆芽菜為什麼種出來肥肥胖胖的!我說我搞不清楚;太太就解釋了,今天中國時報登出來一個故事,我們家種豆芽菜是小孩子在玩,所以把它丟進了培養皿,他愛怎麼長就怎麼長,長出來又細又乾;但專業種豆芽菜就不是這樣喔!當種子灑下的時候,它會在上面蓋上一層重物,這重物可能是玻璃墊或投影片,所以當種子蹦出來的第一個時間,它碰到的就是個壓力,它就必須告訴自己,我必須把自己的臂膀肥厚才能夠舉起這個重物,而且他們在舉的時候,彼此之間有個默契,他們都會一起喊一句話:「一、二、三頂」、「一、二、三頂」,頂的這邊太快的話壓力會往另一邊傾斜,另一邊就永遠長不起來了;所以各位如果有到福華飯店吃一道名菜叫炒豆芽,那個豆芽胖到裡面可以塞肉,妳就知道這豆芽有多胖了;所以古老的中國人有一句老話「壓力是成長的開始」,
各位,壓力是成長的開始; 所以各位以後夾起豆芽菜在吃的時候,你看到它長的很胖,
你要對它越尊敬,因為它是經過逆境中的成長。

台灣的經濟,60年代、70年代我們平均成長率是17%80年代是9%90年代是1990到公元2000年是7%2000年年底的經濟成長率還有6.73%各位,2001所有學者預測大約-3%以上,所以6.73%-3%之間,一差就是10%怎樣讓魚的存活率增加,死亡率下降; 其中一位銷售員就說:「魚為甚麼會死掉,首先我們要正本清源,當飛機飛到平流層時,飛機上的魚就會晃,就會自然暈機死亡」。 安逸是魚死亡最佳的安眠藥;所以這時候一位銷售員舉手答道,為了讓魚的生存率增加,死亡率減少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每一個水族箱中放入魚類的天敵—螃蟹;這時候大家都說「不可以,這樣會讓魚的死亡率增加。」
銷售員回答:「不會的!是什麼讓魚死亡,就是安逸,所以在每個水箱中放入螃蟹,在整個運送過程中,魚為躲避螃蟹的攻擊,會全神貫注,看著他的對手,想著如何避免螃蟹攻擊的策略。」; 果不其然,魚的死亡率從40%下降至5%
所以有句話說「安逸是組織最佳的安眠藥」。 

有一天我到中油公司帶中油的一級主管,包括董事長與總經理做三天二夜的工作會議,剛開始做巡視會議時,我跟董事長講話:我在中油加油已經
20年了,每次加油,中油員工永遠給我講三句話,先生加甚麼油;要不要編號;要不要加滿。三句話講完我們就大眼瞪小眼,永遠不會再對我噓寒問暖。有一天我開車到民間加油站,我看見前方有一位營業員主動引導我方向,我車開進去的時候,有人小跑步引導我的車停在位子上,然後下車跟我來一段對話,然後就前後左右四個人幫我擦窗戶,擦完前面的那位員工就走過來,說:「先生,你是不是在大學教書,看您的氣質就像是一位大學教授。」請問,他怎麼知道我的大名叫什麼?各位,我的車上面有通行證,這張通行證貼了二十年, 中油公司沒有一句話問過我說,你是大學教授嗎?當我講完的時候,中油公司的董事長臉色好難看,因為王文朝成立福爾摩沙石油公司的時候,只有講過一句話『打敗中油公司不是靠價格也不是靠品質』,只要我玩一個策略,中油公司必然兵敗如山倒,那就是服務

各位,威脅最怕的就是你的機制,你的腦袋,沒有跟上時代,你還是停留在那些「安逸是組織最佳安眠藥」的階段,當我的女兒從後座探頭出來的時候,福爾摩沙的兩個小女生拉著我六歲小女兒的手,撫摸著她的腮幫子,生先,你女兒好可愛,長的好像你,你會不會很高興,這兩句話就決定了我以後加油要在福爾摩沙。
所以中油公司100%的獨佔率,油品一開放,現在的結構是404020,中油剩下40佔有率,福爾摩沙40,艾克森等國外公司20,所以台灣未來的國營企業只要一開放,全部沒有競爭力。我們這些學者在研究,「WHY!」很簡單,這句話「安逸是組織最佳的安眠藥」,你還在安逸,你就完蛋了;各位,台灣還在安逸,那就完蛋了。 

剛才跟將軍報告,大概這十五年來我進入中國大陸一百多趟,我相信各位不能去大陸,但我進入中國大陸一百多趟,都是背著使命進去,陸委會、海基會委託我去調查,除拉薩沒去過之外,其他中國的土地我都去過,新疆的烏魯木齊,什麼地方都去過,台商每次從中國大陸回來,在陸委會做簡報的時候,時常指著我們的官員最想講的一句話就是:你不要以為台灣的成長有多快,我每次從上海回來看台北,就像從台北看三重埔;各位,如果你在上海,你會不知道是在紐約的曼哈頓或上海。所以全球有個名詞叫「上海速度」,「上海速度」是指快然後進步,全球又有一個名詞叫「台北速度」,快但是混亂,這是我們聽完報告,每個人心中很難過的一件事。 

1995年三位科學家在研究一種昆蟲,這種昆蟲,發現人類所有的細胞都是由單一胚胎發展為複雜的胚胎,所以當這三位科學家獲得1995年當年度的諾貝爾獎,他們研究的一種小生物叫「果蠅」,我一直在想這三位科學家,為什麼要研究「果蠅」,因為發現果蠅從出生到所謂的成長、交配、死亡,它的生命僅有14天,如果要拿人做實驗,一代約要73年,如果拿烏龜做實驗,它的一代要324年;所以他實驗的對象就是果蠅,科學家用10年的時間發現了百代果蠅的突變,最後幫我們人類找出生物界裡面DNA螺旋的定理。所以他們做完了這些實驗,寫了一個英文字"Clock Speed",學術上稱之為「脈動速度」,就是短暫的時間內變換的次數越多叫脈動速度。因此我就寫了一篇文章叫「國營與果蠅」,國營代表什麼?沒什麼改變!四十年如一日,果蠅代表變化快速。

各位,軍中也是一樣,一位領導者,要把正確的觀念教導給下一代軍事將領,
讓它用什麼樣的觀念來面對現在台海的局勢及全球的部署,所以中國人有一句老話「觀念改變,行動改變;行動改變,命運改變。」這就是今天要和各位分享的「策略性壓力」, 我們每個人面對二十一世紀的未來時,都必須要很清楚自己的壓力。

各位「屈膝是跳躍的前兆」,我們相信沒有一個東西是不斷成長的,
那屈膝就是你跳躍的前兆,所以我們須用一個較為正確的觀念,來看台灣整個變化的過程;政黨輪替二次是民主的開始形成,二次以後它才會穩定,這是第一個要和各位介紹的觀念;第二個觀念,一個新世紀的領導者,二十世紀稱之為物質之雙B世紀,大家在追求看得見,摸得著的物質享受,所以我們在看一個人的時候,看什麼BENZBMW,外在衡量的東西;二十一世紀以後是雙V的世代,學理告訴我們,一個領導者應該著重在兩個字,第一個字叫VISION(願景),我們領導主管帶動他們的是什麼東西;第一個是VISION(願景),那第二個就是VALUE(價值),價值包括了正確的價值觀與正確的工作態度。 

證嚴法師有一句名言:「路選對了,路再遙遠都會達到目標!」那就是一個願景;願景是什麼?一個組織的策略、企圖和方向。你的企圖是什麼?你的方向是什麼?這個我們稱之為VISION
 

現代人的通病是「快」,但不知道「方向」,所以國際學者形容台灣是「向量和等於零的社會」,各位,這句話很恐怖的,有家雜誌中一篇文章形容台灣很有趣,它說中國五千年的文化,在四百年台灣的土地上再突變,台灣現在的政治、經濟發展,就像古代春秋、戰國時期,台灣現在正好是七個政黨,就像戰國七雄,如果台灣還不知道惜福,不知道整合,台灣最後的結果會變成五代十六國。 

這些形容詞我們聽了也許會很難過,這就告訴大家我們沒有共同的願景。
 

713北京申奧成功那晚,我在北京開會,目睹了整個北京的瘋狂,隔天北京市長,他在電視上作一個宣佈,1993年申奧失敗的理由就是以北京的觀點看全世界,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的理由就是以全世界的觀點來看北京,這次申奧我們不用中國人的智慧,我們用全世界的智慧,因為申奧報告書開國際標,那重達5.6公斤的申奧報告書,是由二家世界知名的顧問公司幫他們撰寫的,其中申奧過程拍了三部紀錄片,這三部片子在莫斯科播放時,在所有專家的眼中感覺似乎僅拍到北京的貌,而未觸及核心;其中在座的有一個人叫張藝謀,他說第三部我來拍,當拍完後再試片於會中放映,最後所有的人都說外國人再怎麼拍都僅能拍到北京的貌,卻無法拍到北京的魂。各位,我們都有很高知識水準,有很好的策略方法,然這個時代如果每一個主管都沒有VISION(願景),而僅做貌的事情,沒有做到魂的事情,談這些都是沒有用的。

當我帶中油公司做團隊提昇工作時,有一位工會代表就舉手發言說:
「教授你剛講的都是對的,但我要糾正一件事情,你剛講的話好像說我們員工都是錯的,我們員工都不努力,但你知道嗎?有怎樣的主管,就有怎樣的員工。」 此時所有的領導階層都回頭看他, 這時他繼續說:「去年的聖誕節,我們這些員工都在24小時的幫顧客加油,然而教授你知道我們的主管在幹什麼嗎?他們在家跳舞開PARTY,我們這些員工看著一對對的情侶在吃聖誕大餐,看了心中真是難過。你知道福爾摩沙的主管在幹什麼嗎?告訴你,1224 那晚所有主管,一級主管全都扮成聖誕老公公,而且每人手上拿著糖果,到每個FORMOSA的加油站,若顧客車上有小朋友的話,則分糖果給小朋友,到了24時,拍著他們的每個員工說:來!休息10分鐘,慶祝聖誕節。」
這位工會代表最後說:『有什麼樣的主管,就有什麼樣的部屬』。 

接下來我們講LEADERSHIP,領導統御,中國大陸江澤民在推動「三講」: 講政治、講學習、講爭氣。網路上就出現反諷刺言語,它說:「轟轟烈烈搞三講,認認真真走過場」;這些都是表面功夫,反正老闆要我們認認真真走過這個場子嘛!「問題出在前三排,根本還在主席台」,各位,這是一個在大陸反諷江澤民的三講; 我常跟我們中原大學的校長講,我們中原大學是否可蓬勃發展,是我們一級主管的責任,因為問題出在前三排,所以管理學第一章第一句話很有趣:「瓶頸永遠發生在瓶子的上方」, 發生在下方就叫漏斗,不叫瓶頸。 

一個單位治不治不能怪部屬,要怪主官,若那個主官怪部屬,那個主官就不是好主官。證嚴法師說過一句話:每一個人的希望就是要有心願,小時後我們都有心願,有心就有福,有願才有力,所以形成了一句話叫「心福願力」,有心才會有福報,有願才會有力量。
最近我剛做完一個研究,提出來與各位分享,我在比較兩岸大學生的價值觀,其中一個問題叫中國三願,80%的大陸學生皆相同,第一願北京申奧成功,第二願APEC順利舉行,三願年底順利加入WTO反觀台灣的大學生,第一願希望這學期所選修的課程皆能順利過關,第二願與女朋友天長地久,我們的大學生是該好好反省了。我就回來告訴我的學生,你們都不要驕傲,這些人都是你們未來的競爭者!

 

onemo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